淇澳_狂躁中

大龄日服婶婶 本命咪
写文新手,文笔不好,算是给自己找个练文笔的地方,不好吃
井喷式更新,大概更一次管半年那种,慎fo

活击!!居然有正面镜头!!嗷的一声就醒了
你就种个菜  为什么这么好看 
乖乖在沼底摊平
爬坑?不存在的
【私心想让活击给他一次出阵的机会  哪怕换个出阵服也行】

我以后再在晚上喝奶茶我就是傻x

某个不可描述的晚上被欺负的狠了的小墨一口咬在烛台切的锁骨上
第二天午饭的时候她发现自己那份午饭里多了好几块鸭架
小墨:?????????

【是的我想吃鸭架了】

记两个脑洞

传说中的恶龙烛台切×人类女孩墨卿   被掳走的女孩渐渐发现恶龙并不是传说中的作恶多端  患上斯德哥尔摩症爱上了恶龙  但是……

深居屋中从不外出的审神者  本丸没有任何人见过她的真面目  只有在布置工作的时候传近侍进来  如人偶一般 除此之外连一个多余的字也不会说  某一天聪明的近侍烛台切光忠发现了不对之处or某一天审神者突然说了一句工作之外的话

不好玩  写不出来  就这样了

“你别乱动啊”
墨卿抬抬眼皮 看着眼前这个拿着太刀砍人都谈笑风生的刃此刻颤巍巍的捏着连油皮都划不破的修眉刀,比划半天也没敢下刀
“别紧张呀,就像你们平时刮胡子那样就好”
“那怎么能一样,这可是眉毛啊”
十分钟后
“好了,看看怎么样”
“………………哈哈哈还不错嘛”干笑
“是嘛,那以后修眉这种事就交给我了”
“哈哈哈好呀好呀”
以后每天提前五分钟起床画眉毛好了orz

啊啊啊啊啊我咪有镜头!!!!我咪怒领工资!!!!!我咪实红男演员!!!!!

“咪酱啊,我们要为织攒彩礼了  从今天开始你的发胶钱减一半啊”








光忠:?????她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








不你多虑了,只是想削你的发胶钱而已

有时候小墨会比闹钟早醒几分钟
时间卡的准的话 烛台切光忠还在穿衣服
小墨也不起 就侧躺着看他穿
他扣袖扣的时候微微垂着眼  
好看的手腕和修长灵活的手指凑在一起  轻巧的动作着
屋里光线很暗  朦胧暧昧得放佛一幅油画
她要迷上他扣袖扣的样子了
看着看着就被发觉了
被笑着给了一个早安吻
被笑着问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天哪  他怎么牵牵嘴角就这么让人沉沦
怎么回答呢
装作还迷糊好了
“你真好看”

烛台切光忠喜欢抱着小墨
女孩子的皮肤滑嫩滑嫩的  肉肉也是软软的
偶尔会捏一捏她肚子上的肉肉
然后被打
不过小墨工作后为了身体健康跟着大狸子他们每天锻炼
腰上软软的肉就变得很柔韧了
为此烛台切光忠暗自遗憾了好几天
但是  是小墨的话怎么样都好啦
只要她健健康康的 比什么都重要



【更何况她锻炼之后体力变好了很多咳】

我家烛台切啊
可是在搬过去和小墨睡的第一个晚上就把小墨挤得掉到床下的刃呢
什么?你问小墨什么心情啊?
她也不知道 翻个身又睡着了
第二天被烛台切拉着去买床的时候还觉得有点可惜
那张小床她可挑了好久呢